你的位置: > 探索发现 >

专家谈十三五的军事安全环境 称美国联盟威胁最大

07
12月

专家谈十三五的军事安全环境 称美国联盟威胁最大

  改革开放以来,中国国内的发展繁荣离不开外部和平稳定的安全环境。今后五年,中国将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冲刺阶段。海外安全环境能否继续和平稳定?周边热点问题会否引发冲突?如何维护并延长中国战略机遇期?《国际先驱导报》为此特邀军事专家答疑解惑。

  总体国际安全环境于我有利

  孟祥青(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)

  在“十三五”期间,中国面临的国际安全环境于我有利。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时代潮流不会改变。国际形势总体和平局部战争、总体缓和局部动荡、总体稳定局部紧张的特征不会改变。但我国面临的安全环境会更加复杂,安全挑战会进一步增加,安全风险将进一步加大。

  首 先,国际力量对比会继续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。这些年,国际形势的一个重要特征便是国际力量对比发生历史性变化: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实力相 对下降,干预世界事务的能力相对削弱,而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大国和新兴市场国家群体性崛起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虽然中国经济面临新调整,下行压力会继续增 大,但整体上,经济发展的良好态势不会改变。

  未来5年、甚至未来10年至20年,全球发生大规模战争、冲突的可能性不大。虽然大国之间有摩 擦、有冲突,甚至在某些领域存在激烈对抗,但是合作、交流、对话仍然是大国关系的主题。更重要的是,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,中美之间就如何管控危机 已经取得重要共识。例如中美刚刚完善了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,这是中美危机管控机制取得的重要进展。可以预见,未来中美就危机管控问题的合作还会进一步加 强。

  其次,地区局势存在动荡,但总体可控。局部地区的动荡还不至于引发全球性的失序。即便恐怖主义在中东、南亚等地区可能会有新的发展,但 全球安全环境总体稳定的局面不会被打破。同时,在反恐、难民、气候变化等全球治理问题上,合作也会不断加强,并在机制建设等方面将不断取得新进展。

  第 三,大国将继续推动新军事革命,机械化向信息化的军事转型会不断加快。冷战结束以后,新军事革命迄今已经进行了好几轮。美国仍是新军事革命的“领头羊”; 俄罗斯自2008年开始的“新面貌改革”取得了重大成效,并不会就此止步。同样,中国的新军事革命也在适应这样一个潮流。而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及其具有的 高度扩散性,有利于中国实现军队和国防现代化的跨越式发展。全球领域的新军事革命在带来军事技术飞跃以外,相应地会促进整个科学技术领域的革命,并使得信 息化战争成为未来战争的新形态。

  新型安全领域冲突值得高度警惕

  孟祥青(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)

  在国际安全环境总体稳定的情况下,也要看到,局部战争、动荡、紧张的一面,可能会有新的发展。我们所面临的安全环境更加复杂,外部风险挑战进一步上升。对此,我们要保持清醒的头脑。

  其一,局部动荡冲突在某些地区可能会进一步发展,战争的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依然悬在人类头上。以中东地区为例,“伊斯兰国”极端组织兴起后,给地区和世界带来的危害更大。国际反恐任重而道远,不可能一朝一夕完成,这将是世界、也是人类长期面临的安全挑战之一。

  其 二,新型安全领域的危险有可能加剧,甚至会导致某些国家、某些地区出现大的动荡。所谓“新型安全领域”,主要指网络空间、太空以及海洋。在网络空间安全领 域,习近平主席今年访美时,中美已达成共识,包括联手打击黑客行动、打击网络犯罪行为等。但网络安全问题仍是人类面临的主要新型安全威胁之一,因为人类社 会对信息化依赖程度越高,那么网络安全对人类影响就越大。正因为如此,未来恐怖分子会不会把其触角深入网络空间领域?这是人类需要关注的重大问题之一。其 产生的危害后果或将大于类似“9·11”事件的冲击,值得全世界警惕。

  其三,大国之间围绕新型安全领域的争夺日益加剧,同时对地缘战略的争 夺也不会放松,非传统安全威胁有愈演愈烈之势。比如乌克兰危机、中东乱局背后都有大国博弈的阴影,欧洲难民危机在某种程度上正是西方国家“搬起石头砸了自 己脚”。虽然未来五年大国之间发生传统军事战争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囿于大国插手的地缘政治的争夺将更加激烈,从而会导致对抗,甚至引发新的地区动荡。

  其 四,中国周边安全环境将呈现出总体稳定、局部严峻,安全风险进一步加大的新趋势。“总体稳定”不是抽象概念。这些年来,中国与周边国家陆上边界问题已基本 解决,14个陆上邻国中的12条陆地边界线已经全部划定,因陆地领土争端引发大的、影响全局的军事冲突可能性不大。中国的和平发展战略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国 家所理解,特别是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合作将进一步加强,“亲诚惠容”的外交理念也得到了广大周边国家的支持,中国提出的“一带一路”构想也将取得重要进展, 这是中国夯实周边稳定的重要基础。但同时我们也要看到,中国所面临的海洋安全威胁在进一步加大,未来5-10年,因海洋权益之争导致紧张局面、甚至冲突的 可能性不能排除。

  对此,我们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。总之,“十三五”期间要以总体国家安全观为指导,坚持和平发展战略和“亲诚惠容”的外交理 念,对可能发生的安全风险和挑战做好充分准备,坚定维护国家主权、安全、和领土完整。在涉及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,绝不做妥协让步,以积极主动的作为维护总 体稳定的安全环境、维护我国的战略机遇期。

  管控危机不能只说不做

  孟祥青(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)

  在 东海、南海问题上,美国干预和介入的力度在加大。美国由后台已经站到了前台,挑衅中国的主权和安全,这意味着,要落实新型大国关系和管控危机的相关协议还 有很长的路要走。虽然美国声称“不使南海问题军事化”,但美国的一些所作所为、包括舰机进入我南沙岛礁近岸水域已经事实上使南海问题军事化。美国在南海及 其周边的演习、巡逻、抵近侦察,就是在制造南海紧张局面,不仅不能维护南海航行自由,还将导致这一地区的形势进一步紧张,最终将破坏南海地区的航行自由。

  因 此今后五年里,构建不冲突、不对抗、相互尊重、合作共赢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,关键在于美国方面践行“相互尊重”,即美国必须尊重中国的领土主权和安全,必 须尊重中国的领土完整,必须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,必须履行它在台湾问题上、南海东海问题上和其他一些重大问题上所做出的承诺。没有这些条件,就不可能有中 美关系的真正稳定,这也是中国必须坚守的原则底线。

  中美矛盾不会缓和但仍可控

  赵小卓(军事科学院中美防务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)

关于本文
随机推荐
各种回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