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> 探索发现 >

美舰进南海岛礁 台媒称台湾在南海切不可依附美日

26
01月

美舰进南海岛礁 台媒称台湾在南海切不可依附美日

台湾海军的拉斐特级护卫舰

台湾海军的拉斐特级护卫舰

  美国海军“拉森”号导弹驱逐舰昨日不顾中国大陆严正警告,强行进入南沙群岛相关岛礁12海里内航行。中国大陆已对此表达强烈不满与抗议。南海局势不稳,也难免波及台海。台湾各路媒体和学者纷纷撰文对南海风波发表看法。《联合新闻》发表社论援引台湾“国安局长”杨国强的话表示,台湾既要亲美又要和陆,不宜在南海之争表达立场。淡江大学美洲研究所教授陈一新也认为,美中南海较劲可能长期存在,台湾严守中立才是明哲保身之道。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更进一步强调,台湾依靠美日同盟,实乃人尽可夫。《中国时报》则发表社论称,为避免夹在两个大国中间的尴尬境地,最好的办法,就是坚持主张“中华民国宪法”的立场。

  不宜在南海之争表达立场

  《联合新闻》发表社论《从台湾看中美在南海的角力》。社论称,大陆作为一个陆权国家,和美国作为一个海权国家,其基本思维大相迳庭。大陆视南海为“海洋领土”,把海域当成土地一样看;而海权国家如过去的西班牙、英国到现在的美国,认为海域是开放的,谁都可以前往,谁的海军强大即决定谁具有控制力。也因此,大陆解放军海军虽进入阿拉斯加海域,但美国表现得非常淡定。

  尽管双方剑拔弩张,但这个回合的角力,打从一开始,就不准备出现军事冲突,而仅止于政治动作。美国防部长卡特高调声称,“只要是国际法允许的地方,美国军队都可以航行、飞行和行动,南海也不例外。”随即通报东南亚盟邦。其言下之意是:大家放心,美国会继续留守亚太,不会理会中国宣布的领海领空。

  社论称,日本、澳大利亚、越南等盟国,不满大陆借历史主权霸占南海;然而,要它们力挺乃至参与美军的行动,则是另一回事。部分亚太国家乐见美国挑战大陆,却不意味他们愿意把自己卷入。目前,仅有菲律宾表示外交支持。

  中共当然也知道,美国是在虚张声势;因此,上周末的“香山论坛”上,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声称,即使在涉及领土主权的问题上,中方“绝不轻言诉诸武力”。此语,除提醒美方不要误判,也让大陆内部知道政策底线,让舆论降温。

  社论称,台湾占有的太平岛,原为南海诸岛礁中面积最大岛,有淡水,且是唯一适宜人居的。但是,在越南、菲律宾与大陆竞相填海造陆、延伸跑道的热潮下,虽然台湾也在加强岛上的建设,却已远远他人;目前永暑礁已成最大岛礁,超过太平岛三倍大。

  对于中美在南海的交锋,“国安局长”杨国强说:台湾既要亲美又要和陆,不宜在南海之争表达立场。我们也要提醒明年五月将上任的新政府:不要轻易改变既有政策,如果台湾企图讨好美国,而宣布放弃九段线的历史主权,必将引起严重后果。

  严守中立才是明哲保身之道

  淡江大学美洲研究所教授陈一新撰文《美中南海较劲 我应中立》强调,如果连比较温和的奥巴马总统都予人美中南海较劲的印象,则对中立场更强硬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希拉里一旦当选总统,南海情势可能更严峻,届时台湾又如何自处?是严守中立,还是选边站?

  陈一新分析称,无论从国际政治、“国家利益”、“国家政策”与“宪法法理”的角度来看,不管哪个政党执政,在美中间不选边站,才是最聪明的做法。

  首先,在南海争端上,美中两国都想拉拢台湾,是一个事实。美国智库学者希望台湾在南海U型线或十一段线做出澄清,目的就是要台湾放弃十一段线。由于大陆所宣称九段线的法源是基于“中华民国”在1947年划定的U型线或十一段线;因此,台湾一旦放弃,自然会让大陆在九段线的法源上顿失所依。

  从险恶的国际政治角度观之,在美中之间选边的风险都非常之高,不免顺了姑情失了嫂意。台湾既需要美国安全承诺,也需要大陆市场与贸易,最佳明哲保身之道莫过于两不相帮。

  其次,台湾在南海拥有最大的天然岛,也就是太平岛。台湾若听信美国放弃U型线或十一段线,太平岛恐将沦为孤悬海外之一座岛屿,而严重损及岛内利益。

  最后,就“中华民国宪法”增修条文观之,美国智库学者希望台湾在南海U型线或十一段线做出澄清,其实意义不大。根据“宪法”,台湾要对南海U型线或十一段线做出澄清,必须透过修宪为之,因为涉及领土变更,单是澄清,却不修宪落实,没有实质意义。

  问题是,修宪兹事体大,一旦政府决定修宪,有如打开潘朵拉的盒子,包括“一中一台”、“两国论”、“一边一国”、“台湾独立”等各种敏感政治议题,必将纷至沓来。不仅造成岛内政治动荡不安,而且两岸紧张情势升高。

  陈一新得出结论称,从以上不同观点来看,美中南海较劲可能长期存在,台湾严守中立才是明哲保身之道,任何轻举妄动或选边站,都不符合长远利益。

  依附美日,实则人尽可夫

  台大政治系教授石之瑜撰文《依附美日 台湾将顿失战略空间》分析称,按权力均衡理论,台北面对北京时极不对称,因此应该依附美日同盟。

  然而,一旦台湾问题成为北京与华府间折冲的筹码,任一方都可因其他更重要的冲突,如美舰巡航南沙,而在台湾问题上让步或挑衅。台北既不在现场,则战略能动空间缩限到零。

  文章称,但如台北与北京谨守双边架构,则每逢两岸关系不睦,北京就必须处理。倘不处理,将演化成北京长期的困扰,包括反中活动不断升温,台、港、藏独合流等等,而若北京竟祭出惩罚,则等于给予华府介入的战略空间。所以对北京而言,稳定而可控的双边关系,首须避免两岸间形成持久对抗。

  换言之,进入国际政治大棋盘的台北,没有参与空间,表面由华府庇护,但实际却任人宰割。而在双边关系下,台北看似权力不足,却因维持两岸稳定和谐是北京的战略利益,反而肯让步。

  文章称,台北倘能营造如此双边架构,不但对北京更有影响,也每在形势严峻的短期中,立刻拥有引入美日的战略可能性,这就提供一个由自己来把握与判断的战略时机,因而大大不同于在战略结构上依附美日,以至长期而言,台湾沦入毫无选择的战略空间。

  马英九与北京的双边默契,引发华府的警觉与压制。结果马英九选择依附美日来反中,台湾乃成美共皆可用的筹码,而马动弹不得。俟蔡英文当选,继续依附美日来反中,亦将进退失据。

  反之,一旦台北摆脱美日,以我为主地交替温和亲中与温和反中,北京以台北单独为对手,便成两岸现状的利害关系方,台湾在周期的小波涛中,将享有长期的稳定与让利,不会锁在北京与华府大战略棋盘上。

  石之瑜认为,南海风云之际,若不此之图,依附美日,看似权力均衡,充其量是人尽可夫的筹码。

  坚持“中华民国宪法”立场

关于本文
随机推荐
各种回音